Kent's highend audio universe
READING

黄凯芹-星岛日报

黄凯芹-星岛日报

Chris-Album

2014年9月8日剪报 (转载自星岛日报)

超强班底制作发烧碟 黄凯芹珍惜自由空间 (转载自星岛日报D6版)

人生难测,
若多年前不是遇上挫折离开香港,
今天的黄凯芹(Chris)也没机会变成一个开心的自由创作人,
不需在香港当24小时像没有下班的歌手。
所以他极珍惜现在既可像小市民般过着平凡的生活,
同时又可制作音乐推出唱片,满足当歌手的欲望。

文 : 钟舜英  图 : 谭志光 化妆 : Him Wong   发型 : Ming @ P.O.P 8  场地提供 : 方浪音响

当了自由创作人之后,Chris钟意时拿起纸笔便创作新歌,有些时候又可以享受真正的普通人生活,让他活得开心。当然,他明白机会不是他能创造出来的,只能由上天所赐予。「上天给予我那么精采的东西,我一定会好好把握和珍惜。」

工作上,Chris最珍惜是机会,但人生里,Chris最珍惜的又是甚么?「我很珍惜我的自由,当然包括很多东西,所以有时看到报道写我三度离开乐坛,令我感到很好笑,我只离开过一次亦没有宣布过离开及重返,我只是自由人,没有宣布过复出,只要我感到值得的我便会去做。」

回说当年离开香港乐坛,Chris说:「初时我也感到很难堪,但若不离开,我便不会有今天所获得的音乐和自由空间,如果要我每日在香港背负着歌手身分,每日做公众人物真的会很辛苦,因为每天面对人群也要打扮、化妆,日复日做同一件而且这是一件大差事,打一份工但没有放工的时间那是很惨的事。当年我与经理人不欢而散被逼离开香港乐坛时感到很悽惨,现在回看才知道这是上天对我的祝福,所以我反而要多谢前经理人,这刻我就像过往一样从事音乐创作,更可以随我心所想,爱做才做。哈哈!」

私生活不曝光

去年,Chris曾为亡父创作了一曲《我的爸爸》借此送给天上的爸爸(Newscutters按: 《我的爸爸》发表于2010年《分别》大碟),他何时会以一个父亲的身分写一首歌给儿子,吐露一下父子情?当谈到这问题时,Chris断言,不想以私人生活作为歌曲的创作主题,上次写给爸爸的歌只为纪念性质,目的不是为了商业而写,只是私人纪念。

「我没打算将私人生活曝光,那是我非常珍惜的自由。我近日唱过黄霑一曲《沧海一声笑》歌词非常简单,但我特别感到这歌的词很有味道,所以我可以用这歌的词来回答你,因为每一句都像是我现在的心态一样,江湖是要事事看开和看化,每事也要潇洒才可。」

由于Chris长居温哥华,感情事保持神秘,至于何时才是他公开感情状况的最好时候?Chris坦言:「如果我有感情这回事,我才会考虑,没有的话那便不用去想了,感情上都算是空白,人就是随遇而安,艺人将黄金年龄全投放在工作上,谈情说爱也因工作量过大,让你没机会去想,所以唯有是随缘吧。」

百万元制作费

这次由Chris一手一脚筹备、录制的全新个人Hi Fi碟《Kings Cross天王时期》,他完全没有半点考虑过这方面的市场有多大?纯粹想做一张高质素效果好的Hi Fi碟给爱听歌的人士,在唱片公司大开水喉提供120万元制作费下,他可以在温哥华的著名录音室制作新碟,更有机会与多位曾夺得格林美奖的著名幕后音乐人合作,在配套和班底超强情况下,Chris也更为投入,虽然初接触一班著名音乐人时有点紧张,但花一天的时间慢慢接触和沟通后,他们借着音乐与大家的思想融为一体去制作新碟。

Chris透露,制作这张全新Hi Fi大碟实属机缘巧合,只因上次他推出25周年演唱会的Hi Fi碟时,认识到Ken Poon这位监制而孕育出这张碟(Newscutters按: 应为Kent Poon)。「我并不是跟人家一窝蜂去做,又不是为做翻唱碟而做,也不是为赶货及商业因素而做,我只想做到一张质素好的新碟,让大家感到物有所值,自己又心满意足。」
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By using this form you agree with the storage and handling of your data by this websit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