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ADING

黃凱芹-星島日報

黃凱芹-星島日報

Chris-Album

2014年9月8日剪報 (轉載自星島日報)

超強班底製作發燒碟 黃凱芹珍惜自由空間 (轉載自星島日報D6版)

人生難測,
若多年前不是遇上挫折離開香港,
今天的黃凱芹(Chris)也沒機會變成一個開心的自由創作人,
不需在香港當24小時像沒有下班的歌手。
所以他極珍惜現在既可像小市民般過着平凡的生活,
同時又可製作音樂推出唱片,滿足當歌手的欲望。

文 : 鍾舜英  圖 : 譚志光 化妝 : Him Wong   髮型 : Ming @ P.O.P 8  場地提供 : 方浪音響

當了自由創作人之後,Chris鍾意時拿起紙筆便創作新歌,有些時候又可以享受真正的普通人生活,讓他活得開心。當然,他明白機會不是他能創造出來的,只能由上天所賜予。「上天給予我那麼精采的東西,我一定會好好把握和珍惜。」

工作上,Chris最珍惜是機會,但人生裏,Chris最珍惜的又是甚麼?「我很珍惜我的自由,當然包括很多東西,所以有時看到報道寫我三度離開樂壇,令我感到很好笑,我只離開過一次亦沒有宣布過離開及重返,我只是自由人,沒有宣布過復出,只要我感到值得的我便會去做。」

回說當年離開香港樂壇,Chris說:「初時我也感到很難堪,但若不離開,我便不會有今天所獲得的音樂和自由空間,如果要我每日在香港背負着歌手身分,每日做公眾人物真的會很辛苦,因為每天面對人群也要打扮、化妝,日復日做同一件而且這是一件大差事,打一份工但沒有放工的時間那是很慘的事。當年我與經理人不歡而散被逼離開香港樂壇時感到很悽慘,現在回看才知道這是上天對我的祝福,所以我反而要多謝前經理人,這刻我就像過往一樣從事音樂創作,更可以隨我心所想,愛做才做。哈哈!」

私生活不曝光

去年,Chris曾為亡父創作了一曲《我的爸爸》藉此送給天上的爸爸(Newscutters按: 《我的爸爸》發表於2010年《分別》大碟),他何時會以一個父親的身分寫一首歌給兒子,吐露一下父子情?當談到這問題時,Chris斷言,不想以私人生活作為歌曲的創作主題,上次寫給爸爸的歌只為紀念性質,目的不是為了商業而寫,只是私人紀念。

「我沒打算將私人生活曝光,那是我非常珍惜的自由。我近日唱過黃霑一曲《滄海一聲笑》歌詞非常簡單,但我特別感到這歌的詞很有味道,所以我可以用這歌的詞來回答你,因為每一句都像是我現在的心態一樣,江湖是要事事看開和看化,每事也要瀟灑才可。」

由於Chris長居溫哥華,感情事保持神秘,至於何時才是他公開感情狀況的最好時候?Chris坦言:「如果我有感情這回事,我才會考慮,沒有的話那便不用去想了,感情上都算是空白,人就是隨遇而安,藝人將黃金年齡全投放在工作上,談情說愛也因工作量過大,讓你沒機會去想,所以唯有是隨緣吧。」

百萬元製作費

這次由Chris一手一腳籌備、錄製的全新個人Hi Fi碟《Kings Cross天王時期》,他完全沒有半點考慮過這方面的市場有多大?純粹想做一張高質素效果好的Hi Fi碟給愛聽歌的人士,在唱片公司大開水喉提供120萬元製作費下,他可以在溫哥華的著名錄音室製作新碟,更有機會與多位曾奪得格林美獎的著名幕後音樂人合作,在配套和班底超強情況下,Chris也更為投入,雖然初接觸一班著名音樂人時有點緊張,但花一天的時間慢慢接觸和溝通後,他們藉着音樂與大家的思想融為一體去製作新碟。

Chris透露,製作這張全新Hi Fi大碟實屬機緣巧合,只因上次他推出25周年演唱會的Hi Fi碟時,認識到Ken Poon這位監製而孕育出這張碟(Newscutters按: 應為Kent Poon)。「我並不是跟人家一窩蜂去做,又不是為做翻唱碟而做,也不是為趕貨及商業因素而做,我只想做到一張質素好的新碟,讓大家感到物有所值,自己又心滿意足。」


Leave a Reply

INSTAGRAM